第36章 打掉孩子?

更新時間:2018-12-05 本章字數:2023

被人知道未婚先孕會被人怎么看?

蘇梓瞬間回憶起早上那些人涌入她的病房里,知道她懷孕后那些同學嘲諷的目光和尖酸的譏諷,鼻子驟然酸澀疼痛的厲害,咬著嘴巴不說話了。

“你還小,未來的日子還很長,絕對不能因為一個錯誤產生的孩子就葬送了自己的一生。”蘇敬語重心長道。

要是他自己沒事兒,公司還在,蘇梓要是任性的想把孩子留下來,他或許還會考慮看看,但現在他這個樣子根本沒有辦法給她任何幫忙,他怎么明知道是個悲劇和苦果,還任由她把孩子留下來拖累她一生呢。

蘇梓她從小就沒過過幾天好日子,絕對不能在被這個莫名其妙的孩子給拖累。

“可是我實在是不忍心,他都已經在我肚子里了。”理智上蘇梓知道蘇敬說的是對的,但是情感上卻怎么都無法說服自己接受。

“不忍心。”

蘇敬看著笑了下看著蘇梓,目光溫和慈愛,但那目光完全是看不懂事兒的小孩子。

“我知道你不忍心,但是這個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不忍心都是好事情。”

蘇敬的話很沉重,蘇梓似懂非懂。

“養孩子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不僅吃穿用度要花錢,更重要的是他需要一個家,一個完整的優渥的能讓他好好成長的家,要是沒有,就算是他生下來了日子也不會好過。”

聽到‘家’這個字,蘇梓的身體狠狠一顫。

沒有一個健全幸福的家孩子生活有多痛苦沒有人比她更加清楚明白了她,她好容易才走了過來,現在還要這個孩子一一去經歷當年經歷過的那些事兒嘛……

蘇梓的心在打鼓,在猶豫……

她知道蘇敬說的都是對的,但就是下不定決心,明明知道肚子里有孩子存在不過才一天多,但就是短短一天多,她似乎也對這個孩子有了感情。

“你……別逼我,讓我好好想想吧。”現在蘇梓感覺自己的心慌亂的厲害。

“好,我不逼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好容易和蘇梓的關系才緩和一些,蘇敬不想弄的更僵,尤其是蘇梓性子還是那種你越是反對她就越是要去做的那種。

打掉孩子的話題實在是太沉重了,蘇梓亂了心神,蘇敬的心也變得沉重,兩個人都沒沒在說話,靜靜的坐著任由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沒多久,時間就到了,等在外面的人進來帶走了蘇敬。

蘇梓站在那里,看著蘇敬的離開的方向許久才往外面走。

外面薛懷成站在那里,蘇梓走了過去,把剛才蘇敬給她說的那些話重復了一遍。

薛懷成也是父親,蘇敬怎么想的他當然清楚明白,也更加能夠理解。

“蘇梓,你就別任性了,聽你爸的話,把這個孩子給流掉吧。”

如果沒有這個孩子,那這個意外就可以很快從蘇梓的生命里翻篇過去,但若要是留下了這個孩子,那這個污點和意外可就真的會跟著她一輩子了。

薛懷成說完,抬手在蘇梓的肩膀上拍了拍就轉身離開了。

該說的他和蘇敬都已經說了,但最終要怎么做還得蘇梓來決定,畢竟那是她的人生。

蘇梓想了很久,縱然難過,還是上了公交直接去昨天昏迷時候被抬進去的醫院,找到了那個醫生。

“我決定,把這個孩子給打掉。”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蘇梓感覺自己的心在流血,但她只能看著,什么都不能做。

“你確定你想好了?”醫生問,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

“是,我確定我想好了。”

醫生盯著蘇梓看了半響,最終還是點了點頭的,帶著蘇梓去了手術室,關了門,給她換上手術的衣服,然后讓她坐上手術臺。

蘇梓依言坐了上去,不知道是她的錯覺還是什么,總感覺這個手術臺冰的厲害,就在她失神的時候,肩膀被人捏住了,她被人按著被迫躺了下去,一雙手抓住了她的褲子,隨即下體就感覺到輕微的涼意,身體僵住了。

“放松些,別緊張。”醫生手拍了拍她的腿,“放松些,我才能給你做手術。”

蘇梓用力,深深的呼了口氣,閉上眼睛,努力讓自己放松。

閉上了眼睛可以不去看,但同時蘇梓身體敏感度瞬間提升了一百八十度,她能明顯的感覺到醫生的手和她手上的工具在慢慢靠近,時不時還會碰到她大腿內側的肌膚,每次碰到她身體都會狠狠一顫。

放在兩側的手緊緊的抓著手術臺鋼條鑄成的邊緣橫欄,牙齒死死地咬著,她似乎嘗到了鐵銹的味道,但此刻她已經沒有心情去注意這些了,因為她明顯感覺到有個冷冰冰的東西似乎擠進了她的身體里。

冰冷、屈辱、痛恨也無助。

更重要的是不舍!

蘇梓的心,砰砰的跳著。

一下

兩下

三下……

似乎就在下一個瞬間,那個冰冷的東西就會立刻采取行動,而后她肚子里的小寶寶就會永遠的從她生命里消失。

她真的舍得嘛?

蘇梓緊閉著的雙眼毫無預兆的突然睜開了,仰躺著的身體像是彈簧一般一下子就蹦了起來。

醫生沒有防備,都被她的動作給嚇了一跳,而這個時候蘇梓也看清楚了醫生手里拿著的是鋒利尖銳的刀子,那刀子在銀白色的燈光下折射出冰冷的鋒芒來。

“快點,躺下。”就這么半分鐘,醫生思維意識已經恢復了,對著蘇梓道。

蘇梓沒說話,眼睛像是直了一般,一動不動的盯著醫生手的道具看。

醫生蘇梓這個樣子,皺緊了眉頭,伸手要去推她,外面突然傳來吵吵嚷嚷的聲音,聽那聲音似乎都已經快要到他們的門口了。

醫院手術室向來都是極為安靜的地方,尤其是正在手術的手術室門口更是什么聲音都沒有,像是現在這樣的還是第一次,醫生不悅轉頭,示意旁邊的護士去看看,誰知道護士還沒出去,蘇梓卻突然從手術臺上跳了下來,三兩下穿好了褲子,跑到門口打開手術室的大門就沖了出去。

(快捷鍵 <-)上一頁
下一頁(快捷鍵 ->)
新快3开奖结果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