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英雄救美啦

更新時間:2019-01-12 本章字數:3304

楓麗別墅-48號地下室。已經被困了一天一夜的方妙,正昏昏沉沉的在夢里吃大餐。

突然聽到一聲巨響,嚇得她一個激靈,將夢里馬上就要到嘴邊的雞腿丟到了爪哇國,睜開了眼睛驚恐的看向聲音發出的方向。

就看到原來是那鐵門不知何時被打開了,而一天一夜不見人影的小鱗,正拖著一條滿是血跡的尾巴,滑了進來,哪里還有一點原來的樣子。

也不由得嚇了一跳,瞪大眼睛看著她忍不住問道:

“你這是怎么了,誰把你打成這幅樣子。”

狼狽的小鱗因為失血過多,加上這一路逃亡實在是累極了,伏在地上喘息了好一會兒才斷斷續續的開口:

“你說呢,除了蕭青,我也不會招惹別人。不過我萬萬沒有想到,他身邊竟然有一只這般厲害的飛虎獸。”

“你是說毛天,可是他修為低弱,不應當是你的對手啊。”

方妙忍不住皺眉,想起來見過的那只連化形都還不會的小胖獸,覺得小鱗不應當這般輕易失手。

小鱗卻搖搖頭,陰沉沉的看著方妙,露出一股自嘲又像是憤恨的目光道:

“或許是我時運不濟吧,除了那只飛虎獸,蕭青體內的寶貝也護著他。我才剛剛動手,就被那東西震開了。道師,這下,我雖不想害你,也是不行了。”

“你,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就算你受傷,也不關我的事啊。那寶貝本身就有護主的本事,你不小觸發了它,才受了這樣重傷,也不是我不想告訴你,而是我還什么都沒說,你就把我打暈了。你總不能遷怒與我吧。”

方妙眨眨眼,因她的意思有點慌張的說,怕她一時氣憤,作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來。

小鱗扯扯嘴角,用手臂撐著爬到了她的面前,深處濕漉漉的雙手,捧住方妙的臉頰,露出一個怪異的笑意::

“這自然不怪道師的,是我本事不濟,所以打不過蕭青和那只小妖怪。不過道師修為高深,想來用了你來療傷和增加修為,也是有用的。”

將方妙嚇得不輕,看著放在自己臉上那雙帶著冰涼尖銳指甲手,知道她這不是開玩笑。這妖怪,怕是想要那東西想瘋了,竟然想要吸了她的精元,來獲取力量。

“你,你別沖動啊,你本來是個修仙的好妖,要是生吃了活人,可就變成邪魔了,幾百年的苦修可就白費了!”

“白費就白費吧,如今的我連自保都難,吃了你以后大不了修魔道,這世上吃人的妖怪也不止我一個。”

小鱗伸出鋒利的指甲,微微一劃,在她臉上劃破了一個傷口,瞬間,溫熱的血液帶著腥甜的氣息流了出來,讓她忍不住舔了舔舌頭。

方妙嚇得渾身發抖,心想自己一世英明,最后竟然要落到妖怪肚子里的下場,不禁悲從中來,想起來為了自己喪了性命的父母,從小到大對自己都照顧有加的叔伯師兄,還有每每和自己賭氣掐架的表妹,心中實在不甘,咬牙看著那近在咫尺的妖怪,狠聲說道:

“你這妖怪,冥頑不靈,我方家的子弟,就算死也不能讓你給作踐了去。你要敢吃我,我必定自碎內府,讓你什么也得不到。”

小鱗的動作頓住了,掐著她的臉頰微微瞇起眼睛。

“方家,可是天師道南山派首領那個方家?”

“你怎么知道,難道這個時代也有我方家的大名?”

方妙轉驚為喜,一時間都忘了對方的利爪還在自己脖子上,激動的向前湊了湊看著小鱗。

小鱗聽著她的話搖了搖頭,低下頭閉了一會兒眼睛,好像是下了什么決心一般,等抬起頭睜開眼睛后,就頹然的松開了方妙,徑自向后癱在了地上:

“方家是否還存于世我不知道,但是聽我祖母曾說,方家人對她有過救命之恩,罷了,也許真是天理循環,今日我便放你一命,算是償還了你們祖上的恩情吧。”

方妙聽她這樣說,雖然略有點失望,但到底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心中對方家祖上好一通感謝,才又轉頭看向小鱗添了幾分誠懇的說道:

“又不光是我祖上的恩情,你今日不殺我,也算給自己留一個機會。你不要當我方才說的是嚇唬你,妖若沾了人命,是會上癮的,時日一久,你不光會墜落邪魔道,也會失去心性,終究不會是好下場。你不過是想要報恩,實在不值得付出這樣的代價”

小鱗苦笑,搖了搖頭:

“我也是沒了法子,我只是恨,恨這天道不公,恨好人沒有好報,紅兒那么好的人,不該是如此的下場。”

“其實我一直恨奇怪,李飄飄到底經歷了什么,怎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還有蕭青,你若只是為了貪圖他身上的寶貝,為何要制造那樣的謠言,難道你不知道,這樣只會引起他的戒心,根本對你沒有任何好處。”

方妙問出心里一直的疑問,覺得這件事,小鱗的許多行為,都讓她費解。小鱗卻冷笑起來,扶著她的椅子喘息著道:

“因為那不是謠言,紅兒只喜歡過他,而且時常將偷拍他的照片給我看,紅兒還說過,愿意給他生孩子,可惜他一直對紅兒不冷不熱。

若不是那一晚他喝醉了,紅兒恐怕一直也沒機會和他親近,但是后來,紅兒就懷孕了。我讓她告訴蕭青,她卻說害怕這樣會引起他的反感,因此一直瞞著。

直到突然有一天,紅兒邀請了蕭青來家中,兩人在房間里不知道說了什么,蕭青很生氣的離開了,紅兒也躲在房間里哭了大半天,我以為這件事也就這樣了。

誰知半夜,地下室中卻突然傳出紅兒凄厲的求救,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存在這么個地方,因此找了好久才找到入口,等我趕過去的時候,卻一切都晚了,地下室只剩下紅兒一個人,她赤身裸體渾身是血的昏迷在地上,任憑我耗盡了法力也沒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等她蘇醒后神智就不清醒了,嘴里一直只說蕭青的名字。”

“竟然會這樣,這只蛇妖太可惡了,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東西,但是沒想到他這樣罪大惡極,可惜我現在被他奪了寶貝,否則早就將他碎尸萬段!”

方妙氣憤的道,咬牙切齒的表達自己的恨意。

小鱗見她這樣,心中倒是放心了一半,艱難的挪了挪身體到她身前握住她的手,喘息著道:

“有道師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我也知今日恐怕無論如何都撐不過去了,但是還求道師看在天道有情的份上,若有機會除掉那蛇妖,拿回寶貝,也救紅兒一命,小鱗就算到了底下,也會對道師的大恩大德感激不盡的。”

方妙見她這樣說,卻也苦笑道:

“我若是有機會拿回寶貝,必定是救李飄飄的。可是以我現在的實力實在是沒有能力,恐怕還不待我拿回來寶貝,先被那只蛇妖吃掉了。”

“不,你不會的,只要您狠得下心,一定是能拿回那寶貝的,因為您不知,那蛇妖對您其實……”

小鱗握著她的手,正要說寫什么,卻突然被一聲巨響打斷,將兩人俱是嚇了一跳。

小鱗下意識的轉過頭去,但還沒反應過來,就見鐵門一下子飛了過來,直接撞到了她的身上。讓她只來來得及發出一聲“啊!”的凄慘的叫聲,就被甩到了墻上,暈了過去。

方妙瞬間渾身一抖,驚愕的轉頭看向門前,卻看到妖化的蕭青和依舊圓滾滾的毛天,正殺氣騰騰的站在門口,尤其是毛天,炸著毛呲著牙,一副隨時要沖進來,撕碎誰的樣子了,忍不住破音的叫道:

”你們怎么來了!”

正用金色的眸子盯著小鱗的蕭青,聽到她的話才緩緩轉過眸子,看著她被綁縛的樣子,忍不住微微皺起了眉頭,徑自問道:

“受傷了么?”

方妙下意識的搖頭,還沒從他們突然出現的沖擊中回過神來。

蕭青卻因為她的話松了一口氣,道了一句:

“那就好。”

然后就徑自走了過來。讓方妙瞬間有點緊張,忍不住向后縮了縮自己的身子低聲尖叫道:

“你要干什么。”

戒備恐懼的樣子的讓蕭青有點皺眉,不過他誤以為她是因為自己的樣子而害怕,所以也沒太放在心上,只面無表情的一邊給她解綁一邊道:

“給你松綁,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

讓方妙才明白過來他沒有惡意,但心中卻忍不住詫異,詫異他恢復了妖身竟然還是沒有恢復記憶,同時也暗自糾結,要是這樣的話,她下一步到底該怎么做。

心事重重的表情落在了毛天的眼里,引起了他的不滿,跳到她腿上呲牙道:

“喂,你這丫頭怎么一點都不感動啊,愚蠢的人類,今天為了找你我的鼻子都快廢了,你要是敢露出一丁點對我們妖的鄙視,我就活吃了你。”

讓方妙立刻回神,趕緊下意識的扯了扯嘴角道:

“怎么會呢,我只是……太高興了,一時不知道怎么表達。那個,毛天是吧,謝謝你。”

說著還特意仰起頭,對正在給他解綁的蕭青也露出笑意:

“蕭青,也謝謝你。”

讓蕭青僵硬的表情多少好點,點了點頭,然后將扯爛的漁網丟在了地上。

方妙瞬間被解放出來,趕緊我這手腕松快了一下。

毛天也傲嬌的從她腿上跳下來,然后扭著屁股走向昏倒在一邊的小魚,舔著舌頭對蕭青道:

“喂,現在這只魚妖,可以給我吃了吧。人也給你找到了,可浪費我不少法力。”

蕭青剛想開口,一邊的方妙卻嚇了一跳,趕緊站起來阻止道:

“不行!”

引得蕭青和毛天都驚詫的看向她,尤其是毛天,不滿的對她呲牙道:

“喂,小丫頭你沒毛病吧,這魚妖可差點殺了你,你還要包庇她?”

(快捷鍵 <-)上一頁
下一頁(快捷鍵 ->)
新快3开奖结果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