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大不了砸死那太監

更新時間:2019-06-16 本章字數:2447

花赫兒立馬識趣兒的不動了。只是忍不住的朝著蘇冥朔拋了個眼風:眼下情況危急,戰斗力不會就咱倆吧?

后者給了她一個高深莫測的白眼:你?

冷笑。

花赫兒登時恨不能一巴掌把這個鄙夷自己的王八羔子拍飛,可又怕這群土匪真的把她搶回去當小妾,一時間怒不可遏,將一腔怒氣都撒在了那圓臉盤子身上:“剛聽你說什么正義聯盟是吧?可別玷污了這四個清清白白的字兒!我看你們可以換個名字,就叫老弱病殘得了。”

還正義聯盟呢?

誰認證了?

花赫兒狂翻白眼,覺得自己的隔夜飯都要被這群不要臉的土匪惡心出來了。

蘇冥朔筆直的站成了一道好看的畫卷,站的位置也十分講究,既沒有刻意的維護花赫兒,卻又能保證花赫兒大放厥詞的時候不會被那群土匪一刀砍死。

圓盤子臉惡狠狠的瞪了眼花赫兒,罵道:“娘炮。”

花赫兒:“嗯哼?你夸我有女人味兒?小爺喜歡。”

人家本來就是小女子一枚啊!

圓盤子臉連嘴角狠狠的抽了抽,這是什么怪胎?

發現跟花赫兒啰嗦純屬浪費時間的土匪再次將炮口對準了蘇冥朔,“哼,你以為我們就這么點兒人嗎?就算你是絕世高手,還能沖破我們重重包圍不成?”

那些人囂張的口吻就好像暴發戶當街撒銀子,理直氣壯還帶點智障。

蘇冥朔的檔次顯然不是會跟這種傻缺計較的。

人家云淡風輕的理了理衣袖,好整以暇道:“哦,你們說的是后山給你們帶路的刀疤臉,趙三?”

“你,你怎么,怎么知道?”

圓盤子臉瞬間面如菜色,好像被人一巴掌打在了命根子,腦門上忽然間冒出了冷汗,一個不太好的念頭從他的腦子里冒了出來:謀劃被發現了?

花赫兒大尾巴狼似的抱著胳膊,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就你們這豆大點兒的智商也敢出來當土匪?”

圓盤子臉刺目欲裂,手上的鋼刀幾乎又要再次砍下來,然而卻被蘇冥朔一個冷言一掃,頓時不敢輕舉妄動了。

花赫兒癟癟嘴,將一臉的嫌棄表現了個淋漓精致:“就說是丑人多作怪,那刀疤臉兄弟也真是為難他了,冒充別人這么多年,還要為了你們這么愚蠢的計劃監守自盜,假裝被刺殺嫁禍給我,好轉移注意力暗中跟你們鋪路,我說你們的腦袋的功能是被屁股取代了嗎?”

蘇冥朔:“……你,能不能斯文點?”

好歹是個縣令,怎么比土匪還粗鄙?

花赫兒一臉迷惑的回頭望著只負責美貌和耍帥的蘇冥朔,“有什么問題嗎?不然你直接干翻他們?”

蘇冥朔倒抽了口氣,腦門青筋隱隱跳動,“粗俗。”

花赫兒:嗯,如果有一天土匪們都有蘇冥朔此時的覺悟,世界該多么的和平啊。

圓盤子臉從震驚中漸漸找回自己的聲音,再度冷靜下來,回頭一揮手,喝道:“兄弟們,一個不留,殺!”

“媽耶,蘇冥朔救命!”

花赫兒一聽那群土匪要動手,動作熟練的往蘇冥朔身上一跳,在他身上掛成了一只漂亮的猴子。

蘇冥朔嘴角抽了抽,腳下一點,帶著花赫兒穩穩的落到了屋外,隨后他抬手打了個手勢,頓時,那滿屋子七倒八歪的青田寨的土匪們瞬間一躍而起,紛紛加起家伙,卷入匪群之中。

說來可笑,一幫所謂的正義聯盟,打架還不如搶糖吃的孩子,分分鐘被青田寨的土匪們打的灰頭土臉,奄奄一息。

花赫兒大尾巴狼似的繞到圓臉盤子面前,一本正經的蹲了下來,感慨道:“實不相瞞,在下乃青天縣縣令,本來不打算對你們這么兇的,但是小爺我好心想要教化你們,你們居然妄想睡小爺?他丫的,來人,拿下!”

一群烏合之眾瞬間懵逼了,什么?本縣的縣令?是個小白臉?還跟蘇冥朔這個惡賊官匪勾結?

圓盤子臉登時瞪大了眼珠子,一副要吃人的模樣盯著花赫兒,“狗官,你活不過明天太陽升起!老子不會放過你的!”

“咔嚓”一聲,花赫兒順手從地上撿起一塊掉了的糕點,毫不猶豫的塞進圓盤子臉的嘴里,堵住了他滿嘴的臭味兒和臟話。

隨后她皺著臉嫌棄的拍拍手,起身溜達到蘇冥朔身邊,“小爺陪你看完了戲,那么接下來,就該到我們算賬了。”

趙三被刺的那天夜里,花赫兒收到那張字條的時候,就起了疑心,隨后又見蘇冥朔一頓雷聲大雨點小的把她關起來,細想了下那天密室里摸到的那個‘疙瘩’,花赫兒雖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可隱約的猜到了青田寨要發生點什么。

不過還真沒想到,一個小山頭的幾個土匪寨子居然能弄出這種武林爭霸的動靜來。

她默默的為自己的仕途擔憂了一把。

蘇冥朔幽幽的瞥了他一眼,淡定的往外走去。

花赫兒立馬跟上。

“毒已解,你可以走了。”

逐客令下的頗為負心薄情。

花赫兒一聽,心里咯噔一下,冒出一個念頭:這廝是不打算跟自己去縣衙投案自首了。

怎么辦?打暈了扛走的可能性大不大?

她正糾結著怎么把蘇冥朔這個歐陽家滅門案的嫌疑人帶下山時,卻陡然間見蘇冥朔一臉嚴肅的轉過頭,看著她冷聲道:“有些事不是你能管的。”

花赫兒兜頭被人澆了一盆冷水,卻難得的沒生氣。

歐陽家滅門的案子蘇冥朔是嫌疑人,而不是元兇。況且她也不是傻子,歐陽家跟一個土匪有半毛錢的瓜葛么?蘇冥朔何必要殺御司詔的先神尊母族自己找死?

明顯這貨就是背鍋俠,有人甩鍋甩上癮了,剛好他人就在青天縣,自然也就背了這個鍋了。

花赫兒砸吧砸吧嘴,“我也不想管啊。可腦袋頂上落了一坨鳥屎,擦一擦總沒錯吧?”

這比喻……蘇冥朔無語的瞪了眼花赫兒,忽然間覺得眼前這小白臉,倒是比以往的那些縣令要順眼很多。

至少不只是個飯桶。

“不知死活。”

“就算是牽扯朝廷貴人,或者其他勢力,我也照辦不誤。別以為這案子跟御司詔有關我就不敢查,御司詔的神尊還能來管我這小縣令?大不了小爺我用銀子砸死御司詔那大太監。”

御司詔……就是一個滿門身份尊貴顯赫的太監集中營。

乍聞太監二字,蘇冥朔臉色詭異的變了下,目光接連閃爍,似乎有一股莫名的怒火即將噴涌而出,卻又不知怎么的,對上花赫兒那張天不怕地不怕反正小爺我可兇了的小臉,竟是有些想笑。

他大概是瘋了。

“接應你的人來了,趕緊滾。”

為了防止自己繼續瘋下去,蘇冥朔直接下了逐客令。

花赫兒的身后,突然出現一道黑色的身影,雙手抱著劍,環在胸前。

腰間掛著一個癟癟的錢袋子,好像隨時都在等著往里塞滿銀子似的。

此人正是那天夜里持劍刺殺蘇冥朔卻只出了一招之人——

“離孽,敲暈了扛走!”

花赫兒話音未落,只覺得眼前一黑,后頸忽的一疼,意識逐漸散去。

離孽一臉淡定的收回手,“嗯。”

蘇冥朔:“……”

花赫兒:“……你,四不四,傻?”

下一刻,花赫兒徹底的暈了過去。

(快捷鍵 <-)上一頁
下一頁(快捷鍵 ->)
新快3开奖结果苏州